新闻中心
产品中心
解决方案
服务支持
关于我们
  ·网上地图
  ·广东交通违章
 
 
http://www.renorobot.com  
 
《这将是怎样的行程?是高产使我们相识》 时间:2017-06-09 11:28
 
  十五中学往前走不远,是大东门铁路桥,在这一带,华容至武昌的长途汽车调头,原路回华容。我在这里上了车,心里不免忐忑不安起来。按理说我应该跟高产联系,但我没有这样做。
  几年之中,我跟沈立算不上有多深的交情,顶多是酒友关系。我不清楚,在我们相识以前,沈立是什么样子,然而那并不重要。自从我们认识以后,沈立就一直给我一种萎靡不振、好酒贪杯的感觉,爱唠叨,恋旧。有时候我还真烦他。
  华容的车子走走停停,售票员逢站便伸头车窗外拉客,这情形,一直到过了九峰才打住。再往前,确乎是远郊了。
  行程这么远,我很难不去想沈立。
  我们一起喝酒,一开始的次数比较多,越往后次数越少。我们在一起斗过很多次酒,有拉开阵势斗的,也有心照不宣斗的。慢慢地,我们不斗酒了,主要是我不想斗了。我看出来,沈立即使不跟我斗酒也会喝很多;他不停地喝,要么手边的酒喝光,要么熏熏然,否则他不会罢手。
  我对他喝酒的方式很不以为然。因为不斗酒了,我们的交谈变得困难起来,我就试着问他的过去,就这样,沈立跟我讲了他下放的事。
  沈立说,他下放在华容镇龙口公社欣欣知青林场。他还说,他怀恋下放的生活,很自在洒脱;回城以后,他沈立很迷茫,一塌糊涂。听他这样说,我感到颇为意外,觉得是酒话。
  有时候,沈立会跟我讲他在老乡家里学酿酒,“那才有意思!”他说,“平时我只知道喝酒,从来不知道酒是怎么来的;你说是不是?”
  他一改疲疲沓沓的样子,醉眼放光,显出几许神采。沈立所说的内容,我全然不感兴趣,我也不懂。我盯着他湿沓沓的头发和不断嚅动的大嘴,努力不去想别的事情;这很难做到,关于学酿酒一段,他已经讲过好几次了。
  “滚热的酒气,一遇到冷锅底,就结成了水珠、不,酒珠。酒珠滴到酒槽里,顺着酒槽流出来;甑外边放一口酒缸接着。酒一开始慢,后来就快,流量也大。”看着酒流出来,沈立一定很馋,看他讲的津津有味,一定当那是琼浆玉液了;可见,沈立是爱酒之人啦。
上一篇:天逐渐暗下来,雨下得更大了。 下一篇:我想他一定喝出了从前的味道
        粤ICP备1234877号 管理登录

曲靖(国际)席若冰贸易有限公司电话:020- 12348777  传真:020- 87846541 
地址: 曲靖(国际)席若冰贸易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