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产品中心
解决方案
服务支持
关于我们
  ·网上地图
  ·广东交通违章
 
 
http://www.renorobot.com  
 
《我想他一定喝出了从前的味道》 时间:2017-06-09 11:29
  “打酒花!你只要一看是绿豆花,那出的是二锅头。一般是不会错的!”沈立说。
  我一抬杯子,示意他喝酒。沈立端起玻璃酒杯,举到嘴边,对准嘴唇,一嘬一抬头,吱地一声,喝干杯子。因为他一直在讲酿酒,他刚才这一杯
  沈立喝多了酒,跟别人有些不一样。酒喝得越多,沈立越拘谨,害怕有什么过失,所以他从未酒后滋事,说话也不多,很知趣儿。他似乎对自己有特别强的约束能力,这让人肃然起敬,而不得不与他保持一定距离。
  沈立站起来,打了一晃,他瞥了我一眼,整个脸都红了。这使我感到意外。
  “坐下!”我说。
  “不不不,我一定要走了!时间太长了。”沈立说,轻轻推开餐椅,神情专注地离开餐桌。
  苏红一看,脸沉了下来,“沈立,你不能走!你误会我的意思了。不瞒你说,我刚才睡了一觉,我过来看看你们要不要加菜,酒喝完了没有,我来做点主食。我没有别的意思,”苏红说,我知道她的话不曾说完。
  这是去年冬天的一个夜晚,沈立到我家来喝酒,我们喝着喝着就忘记了时间,苏红先去小睡了一会儿,她出来看我们是否喝完,预备做点主食给我们吃。也不知怎的,沈立就站起来要走,他的举动好像是说,苏红是借问菜之机,暗示他该走了。然而,他刚才还说,喝多了,就在我家的沙发上睡一晚。
  我努力不去想苏红的感受,我一旦去想了,就会生沈立的气。抛开我自己的想法,我觉得沈立很生硬,不近人情。
  我起身拉沈立坐下,叫他放宽心,酒还没喝完。
  沈立坐下来,操起酒瓶给自己斟满,他冲苏红一举杯子,一仰头干了,“对不起,这就当是给弟妹赔不是!”他说。
  我赶紧说没有这么严重。
  “这还差不多!你要是走了,我还真生气了。”苏红笑道。
  “只要弟妹不嫌我闹!我就怕给别人添麻烦。”
上一篇:这将是怎样的行程?是高产使我们相识 下一篇:“你说他会不会往心里去?”苏红问,那时沈立已经走了。
        粤ICP备1234877号 管理登录

曲靖(国际)席若冰贸易有限公司电话:020- 12348777  传真:020- 87846541 
地址: 曲靖(国际)席若冰贸易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