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产品中心
解决方案
服务支持
关于我们
  ·网上地图
  ·广东交通违章
 
 
http://www.renorobot.com  
 
《“你是林锦?跟我来吧!”》 时间:2017-06-09 11:26
 
  
  眼前是一个不易判断年龄的人,过早发福,使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了许多。他夹着一个文件袋在前面走着,步态吃重,每一步都好像在提醒我,我到了他的地盘。
  我们沿着走廊走着,这条走廊仿佛很长,永远也走不完。最后我们来到了一个门前,我猜想这是到了派出所最边角的地方。
  这个人从文件袋中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我,“这上面的人是你?把你的身份证给我看看!”
  我把身份证递给他。他核对之后,伸手从腰间取下一串钥匙,找出一枚插入面前的门锁,用力一扭,顺势将门推开。
  “他在里面,”他说,并让在了一旁,示意我进去,而他只在门口等着。
  眼前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,墙面的涂层灰暗斑驳,靠窗的地方有一张台子,台子上搁着一个长条形的物件,那长条形的物件用白布单覆盖着。此外别无它物。
  这情景我只在电视上见过。
  凡事都有头一回,既然来了,迟疑困惑都与事无益。我迈步走到那张台子跟前,略显急切地掀开白布单。
  是他,是沈立!胡子拉茬的脸,脖子上有一道极深的凹痕,乌青带血,样子让人害怕。
  看着沈立的尸身,我不知所措,这个人确乎是沈立,又好像不那么肯定。
  “你确认无误就出来,还有事情要办!”身后的人说道。
  “这是什么世道!事情是这样的:今天早晨,一个外出的老乡在村边发现他吊死在一棵树上。因为不像本地人,所以报了警。我们在他的裤兜里找到一些证件,这才知道他叫沈立。还有你的名片。事情大致就是这样;人已经死了,我们也无能为力。还是早一点办后事吧!”
  他递给我一张表格要我填。我拿起笔就要填写,不知怎的就难过起来。
  我看着自己的名片,这是高产儿子十岁生日时我给沈立的,那是我们俩头一次斗酒,递名片给沈立时,两个人都醉了;几年过去了,名片的四边已然磨毛。
  我想起最后一次在我家喝酒的情景,还有我讲的那些话:“别人都下放,你也下放;别人都回城,你也回城,你是什么人啊!”我故意讥讽沈立。
  那天我有一些烦他,话也说得过于直白,事后我一直在后悔。我有什么资格讥讽他?这太过残忍了,沈立心里一定难过到了极点。
上一篇:我就不记得什么时候到过真正的乡村双车道的公路 下一篇:沈立有什么过错吗?沈立是怎么说的:“那有什么法子!”他能够幸
        粤ICP备1234877号 管理登录

曲靖(国际)席若冰贸易有限公司电话:020- 12348777  传真:020- 87846541 
地址: 曲靖(国际)席若冰贸易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