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产品中心
解决方案
服务支持
关于我们
  ·网上地图
  ·广东交通违章
 
 
http://www.renorobot.com  
 
《看着电脑屏幕,一时间又觉得内心空虚。》 时间:2017-06-09 11:25
 
  关于《断钥匙》
      我想为这个短篇小说写几句话
      这篇小说写完之后,我先后给几个人看过。第一个人好像是《长江文艺》的编辑、叫何子英的,她曾是我另一篇小说《流星》的责编。后来我打电话给她,她说这篇小说没有选上。因为要打印,另一个对文学爱好的朋友也看过,她说不好,说我对那个时代体会不深,所以不好。再后来,好友陈振说,《洪山文艺》征稿,建议我送稿子给他好转送。我一开始打印了三篇随笔给他,他说搞分量重一些的东西,于是我再次拿出《断钥匙》,老陈说他看了,觉得可以,谁知音讯全无。
      这次为了将《剑玉劫》发给朋友们看,我先就把它拿出来,预备最后作一次展览,从此彻底不再记挂它。
      何子英曾说,“你写小说的技术还可以!”这给了我比较大的鼓励。我也对老陈说过,《断钥匙》在技术方面没有问题,我对它有信心。但是,《断钥匙》作为小说,它的密度太大,缓冲地带不够,让人阅读不舒服。第二,《断钥匙》没能传递积极向上的思想,反而书写了太多悲观的情绪,这是要不得的,尤其是关于那个“特别的时代”,这是值得商榷的地方。
      这是一枚断钥匙,什么门也打不开,只能打开记忆。
      这句话在小说里出现,实在也反映了我在写作时的心态。断钥匙和沈立作为象征,他的背景却是以往的时代,我要表达什么呢?大概是人性的扭曲吧!谁说不是呢?
      人很容易忘记伤痛,对于时代加在我们身上的伤痛,那是需要大智慧才能觉察的。小说中有一句特别的话:别人下放,你也下放;别人回城,你也回城,你是什么人啦!其实你根本算不得是人,用今天的话说,你是泡沫、你是陪衬、你是灰尘,所以你要灭亡——不是你的生命灭亡,就是你的人性灭亡!
      对不起,我又再危言耸听了,忘掉吧!
      再说一说写《断钥匙》的辛苦。这篇小说写作可谓费尽心机,我后来对自己说,不再这样写作了,太累;这样密度的东西写作难、阅读也不轻松。这是一部长篇的内容,我强行安置在短篇里,用了一些生硬的技巧,痕迹较深。记得第十三章,稿纸丢了,我一度打算放弃,最后还是硬着头皮、凭记忆重新写过,好累。因为这最重要的一章要画龙点睛,还要轻巧富有回味,如果最初的感觉不能重现,那我不满意、写作将失败。
      我曾经喜欢阅读这样的东西,从前有一个叫史铁生的,他的作品密度大;还有一个叫张承志的,写作《北方的河》的那个家伙(好像是)。这两个人的东西有分量,可惜前者死了,后者成了穆斯林。我曾经以为史铁生会得诺奖,谁知是莫言。
      啰嗦了这么多,还是像先前说的,就当作是一次自白吧!你如果读这篇文字,我请你喝 ! 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入春以来,阴雨绵绵,天气湿冷。
        粤ICP备1234877号 管理登录

曲靖(国际)席若冰贸易有限公司电话:020- 12348777  传真:020- 87846541 
地址: 曲靖(国际)席若冰贸易有限公司